Wednesday, May 25, 2005

抄文事件及其一二

事由是willsin發現某hompy用戶文章有抄襲的成份,進而通知該用戶及hompy作進一步處理,進而引發一些網路上的討論,如這裡這裡這裡

最後是這裡

就今次事件看,抄襲文章者當然是不對,以局外人的眼光我只能作以下兩種猜測。

第一種是當事人本來就是「知法犯法」,抄的意圖有很多,但是原則上來說,就是明明知道自己的行為是不正確的,卻還是如常進行。另有說法指出其實當事人及他的朋友其實都是hompy為維持該站一定的文章數量所顧來的專業寫手,所以他們才在「轉貼」的同時,卻又需要刪改中間某些字句以使得自己站上的文章並不是「完全轉貼」,當然這一說法其實只是某些網友的推論,沒有證據,也不能作準。

第二種是當事人及其朋友其實本身並不認為「轉貼」或「修改後轉貼」是有什麼大問題,例如這裡的回應:

天下文章一大抄呀,唔知以為你地既文章有幾咁巴閉
我日日收到人地forward既e-mail,都重複又重複,又係人地copy & paste
都唔知你地搞咁多野做咩,我都上過now.com睇過,十個有九個半既hompy都係抄
有文章有歌有歌詞有圖有相有logo,都係抄既,人地唔上十大果d你地就唔去投訴人?
都唔知你地咩心態,仲要呢度又post果到又post...

再怎麼看,我都不認為能說出這種話的人心裡面是覺得抄襲行為是有問題的﹝當然,故意搞局者例外﹞,就好像,今天大家能如此理直氣壯說當事者的不是,原因是因為我們心裡面都認為抄襲是不對的,當事者的行為應該被糾正。看這篇留言的語氣,很明顯留言者在心裡面就是覺得抄文章其實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反正文章滿地都是,多抄一份少抄一份其實又有什麼所謂的感覺。

若問題是第一種,即當事人知法犯法的話,大家都己經採取適當行動,無論結果滿意與否,至少也己經得到答覆。我們也只能盡全力去爭取,或是輕嘆一句:「奸人時時有,今年特別多」而已。

但若現在是第二種情況,就我覺得,問題比第一種還要大。人並不會為了自己認為是錯的觀念,拼死拼活的去爭論,但是若對某一觀念認為是正確的時候,就會為其辨護,變得沒有辦法明白對立觀點的立場,認為別人的指責沒有理據,繼而引起其他後續的想法及行為。

今次的事件或許有可能就是後者的情況,會形成這種觀念,其實是有很多原因的,我試著會歸納出一些想法,當然這並不是全部的原因,但是這是目前能想到的想法。再者,我無意對任一方做出指責,只是希望就問題及想法作出一個討論。

blog是網路日記
這又回到上次主流媒體報導blog的事件上面,即就很多人而言,blog其實只是平常寫寫個人日記的地方,或是很多很多使用者並不知道自己在使用的平台如Xanga,Yahoo360或Hompy其實是被歸類為blog的,所以才會有像這裡的言論:
係呀,係我呀,係我第一呀~~
wakakakka...好好笑...
你比人坤左啦,呢個hompy無野睇架
hoho...其實第一又點姐,我又無獎金,獎品
你睇下你地幾現實呀,見人地第一先入黎睇下我

仲有呀,我呢度都係抄人野架,如果我有抄到你既野,
麻煩你又去blog 幫我宣傳下啦~
記得有咁大就吹咁大,吹多d人黎啦

即她是認為使用www.blogger.com這個平台的網站是一個blog,所使用的人是blogger;同理,她所使用的是hompy所提供的平台,所以她的網站是一個hompy,而她們,就是hompies。當他/她們不明白blog本身的意義,及這個工具背後的運作原理及規模,就很容易把blog誤以為是個人的網上日誌。在個人網上日誌轉貼一些好文章,或是進行一些個人寫作練習,從道理上而言,的確是跟用email把文章forward給親朋好友一樣,因為他/她們都認為這個blog上面的東西是「個人」的,而並不是公開的。

網路的東西沒有版權
雖然政府一直提倡打擊翻版活動,但是依然有些人是不明白到底所謂版權是什麼一回事。先不論版權本身是好是壞,版權這東西就概念上本來就有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尤其是對於那些不是從事創意產業、軟體產業或出版產業等本身跟權版比較有關的人來說,就更難理解了。試問一個平常只係洗衫煮飯的「師奶」﹝太太﹞,或是在菜巿場賣水果的「阿毛」﹝阿嫲﹞,你怎樣能夠跟她說明清楚版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只知道持家之道就是買菜越便宜越好,同理,買CD聽當然也是越平越好。若政府不出來勸阻,她會一直買盜版CD,既然政府說不能買盜版CD,那她只好去download mp3。如果本質上沒有辦法明白版權的意義,只是政府不勸阻的東西,基本上都不是犯法的,那就更不要說每天放在網路上的文章,既然可以看,當然也可以抄。

Update: 港燦筆記裡提到一個更精確的觀點,即「使用盜版並不是因為價錢便宜,而是打從一開頭就是理所當然的。」 (27 May 2005)

人做我做
正如上面引文內容所說,「我都上過now.com睇過,十個有九個半既hompy都係抄」,既然別人都這樣做,為何我又不能這樣做?他/她們認為若有錯,應全部有錯的人都被「指控」,而為什麼只有獨獨少數人被質問,這難免有「玩針對」的成份。但這類問題,其實就是跟政府捉p2p的手法一樣,犯法的人多嗎?很多。能全捉嗎?又好像不能。這種問題,很曖昧。雖然我知道是犯法的,但是既然大家都在做,又會讓人覺得事情沒有那麼嚴重。這跟之前所指版權的認知也有關係,因為當大家都這樣做的時候,對於一些本來略略理解版權的用意,卻又沒有辦法很確定的人來說,「跟風」無疑是一種安全的做法。

1 comment:

港燦 said...

好多人已培養了一個概念,你的文章既然肯免費讓人看就得預被人抄。

或者,我們要再把如 creative commons 的條文在自己的 blog 上再列一次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