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2, 2005

Linux Server壽終正寢

之前用來跑SnipSnap的Linux伺服器﹝Gentoo﹞掛了,而之前放在blogger上的東西也早已被我刪掉,不過當然那些也不是什麼值得保存的東西,所以,就直接開一個新的blog吧。

1 comment:

bearyip said...

自己是真的那麼可怕嗎??
我想最可怕的是你不敢面對自己...

告訴自己...
還有誰會比你自己更愛你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