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4, 2007

「腳尾米」事件後續整理

對於這次「腳尾米」事件,雖然一直在看大家熱烈的討論,但是總是沒有辦法理出個頭緒來。或許是因為事件才剛發生沒多久,又或許是因為媒體問題是很大又很深的一個題目,更有可能的是自己的經驗與知識的不足,不管再怎麼仔細思考,都不能理出一個結論,甚至連一個大概的輪廓都沒有辦法描繪出來。

先來看看當事人與電視台的回應,是三立的報導,然後是導演接受電視台訪問後的聲明「這一粒腳尾米 嚥不下」:

在此先再一次鄭重聲明,我並不希望其他人去模仿製造假新聞去檢視媒體,這部片的目的(在影片裡也有提到)並非要攻擊任何一家電視台或媒體,不然我也不用費心思打馬賽克,最後把電視台公布出來的是"蘋果日報"。我想要講的是整個台灣新聞媒體的問題,而不是單一媒體。

可以點連結把全部看完,這不只是事件的核心人物的發言,文章也表明了一種審視媒體的態度。所謂的有問題,並不是指現象裡的某一些人有問題,而是整個環境都在發臭腐爛。

就像在這裡HolyCat的留言所說的:
大眾:「這種新聞我們不想看,但電視每天都在播。」
記者:「這種新聞我們不想拍,但老闆要求我們去報。」
老闆:「這種新聞我們不想做,但大眾就是想要看。」
大眾:「這種新聞我們不想看,但電視每天都在播。」
....

或許根本是一個解不開的結。

大部份在網路上的言論,大多以支持學生為主,例如:

當然也有認為學生的出發點是對的,但是行為是不應該的行為的文章:

當然部落格寫手大多支持學生,主要在網路部落格活躍的人大多都是能在網路上自由吸收自己想要的資料的一群人,自然對電視楳體那種不透明的播報手法不能認同,而且那種不認同感在記錄片出現前就已經成形了。相對於文章本身來說,文章下面的留言反而就顯得更有趣了,那是來自於很多的人不同的想法,而且有些是暱名留言,更能表達某些人心中真正的想法。

除了大部份支持學生做法的留言,及一些雖然認為學生的出發點不錯但是手法有問題的留言外,也有一些是完全不能認同學生的做法的,例如在這裡lowshow的留言:
我覺得製作短片的人,本身的水準跟那些新聞媒體一樣,
編出這樣的假新聞,存心欺騙,媒體如何求證,我覺得不能怪媒體。

當中不乏權威式的發言如電視台一直強調這樣做會犯法,或是像這裡台灣媒體工作者(暱稱)的發言:
世興大學傳播學系的學生,因為這樣的影片...我敢保證你們畢業後決進不了電視台工作,槓上媒體...你們有勇氣真的是佩服,畢業後轉行吧,因為你們在電視台上黑了...不會用你們的

當然也有「愛台灣」的留言,而且這類留言好像也不少,可能跟影片當事人的身份有關,如這裡kkk的:
但我覺這三位港澳僑生心態可議,
台灣新聞生態不佳是事實,
但用這種嘲諷的方式,
算是不遵重當地的文化。

跟成龍說「台灣選舉是天大的笑話」一樣,
不能讓人接受。

不過也有一些比較營養的留言,在這裡留言的eigoken提出比較是審視制度的觀點,他提到:
如果曾上過critical thinking的課就應該知道商業電視台的本質是娛樂性的,它從來就不是知識的正當來源,它也沒有義務提供正確的知識。它的新聞節目和其他娛樂節目有相同的目的就是廣告收入,對新聞事件的正確認知和其後的價值判斷視聽者應該自負其責。也因為一部份社會大眾欠缺思考能力或懶得思考才要求一個娛樂性質的商業媒體負擔提供正確的新聞報導這樣的社會責任。其實這種社會責任應該是由公共電視台負擔的,解決的辦法就是發展公共電視,因為商業電視台為了生存絕對繼續製造有娛樂性的不實新聞。

雖然不知道跟Critical Thinking有什麼關係,但是此留言有其道理。若我們真的有政府有效監控的公共電視新聞,那就會形成一個多樣的新聞環境,這是很好的一件事。以香港為例,很多台灣人因為一直受台灣媒體的灌輸,及台灣的新聞媒體只有一種特性的媒體的環境的影響,以為香港的新聞業是只有狗仔隊新聞,但是其實在「腳尾米」影片就能看到,其實香港的電視新聞是有相當水準的,觀眾也很能自行消化新聞的內容,再去評斷對於事情的看法。就像英國這個以八卦小報聞名的國家,也是能容納國際知名的BBC這種媒體,這就是一個多樣豐富的媒體環境該有的樣子。不過以台灣這種半攤瘓的政府來說,能夠組織出一個像樣的監控制度機乎已經是不可能,更不要說要成立能有像樣新聞的公共電視台了。

也有針對台灣的民眾應該多發聲的留言,FoolFitz在這裡的留言提到:
這片子滿有意思的,把鄉民們整天掛在嘴上的批評,以比較有脈絡的方式一次講出來;不過回頭看鄉民的反應,永遠都是那幾句:「這就是台灣媒體」。

罵媒體當然人人都會罵,問題是罵了這麼久,對方和自己到底有沒有任何改變?如果罵媒體的同時,還為了有新的題材而每天準時收看新聞;或是到餐廳吃飯看到店家播放新聞,既不要求店家轉台、也不以拒買抗議…等等以「消費者力量」起身反抗的行為,就算罵得再多,也只是自慰而已。

另一方面,積極的閱聽人是否曾設法提昇自己的媒體識讀素養,抑或永遠停留在「謾罵」階段?片中指出的幾個要點,在許多媒體識讀的課程或演講中時常出現,如媒觀講堂、或是管董主持的「Watch Media」和「媒體觀察站」,都是很好的學習管道,有這麼多網路資源,閱聽人實在應該想辦法提昇自己的觀察能力,而不是讓媒體監督流於譏諷、嘲笑和挑錯字。

而在這裡暱名(暱稱)就有一篇針對觀眾素質問題的留言,其實他是針對之前在同一文章裡別人留言的回應,不過卻能點出台灣大眾的一些習慣:
有人提到一些「受訪者的言論」過於「假道學」
這似乎完全的點出了現在「媒體亂象」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對某些人來說,只要問題的探討「深入」了一點,談論的話題「複雜」了一點,深入到需要多一點「思考」,多「動一些腦筋」,便會感到不習慣,覺得頭腦疲倦,很煩,於是用一句「假道學」來擋掉這些「麻煩」,讓自已可以很輕鬆的避掉這些「動腦筋」帶來的「疲憊」。

電視台是作生意的,他最在意的是消費者理不理睬他的產品。他可能「不會理會」他的新聞真不真實,有沒有意義;但他「絕對在意」他的消費者喜歡什麼樣的東西。如果有很多人都不習慣作深入的思考,電視台一定比我們都先知道這種傾向,(他從他作不同種類新聞的收視率結果,應該可以很容易的判斷出來。)既然,很多人都不習慣動腦筋,喜歡簡化的結論(比如說「假道學」三個字),電視台當然不會拿自已的銀子開玩笑,去做一些很多消費者看了會頭昏然後轉台的深入報導。

就像網主在文章中提到的
「懶惰的新聞記者,和『更懶惰』的大眾,造就了什麼樣的後果?
就是幾乎沒有可信度的台灣媒體!!」

片中的受訪者提到了一些「客觀性」,「報導性」,做為一個「觀察者」,而非一個「參與者」的概念,這些是一媒體工作者很嚴肅且重要的「觀念」,有人不論述這個「重要的觀念」為什麼「不重要」,卻用一個簡化的字眼「假道學」三個字來表達他好像有表達但其實完全看不出他在表達什麼的「觀點」。

這樣一個習慣性的去「簡化」一件事的習慣,避免去深入的看一件事的態度,跟現在媒體面對事件的態度,相當的類似,如果我們的觀眾是懶惰的,媒體怎麼敢給出嚴僅,深入的內容來找自已跟觀眾的麻煩。

所以我再寫一遍,有人提到一些「受訪者的言論」過於「假道學」
這似乎完全的點出了現在「媒體亂象」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其實我認為這個是台灣很多亂象一直以來最大的源因,就是大眾喜歡把事情簡單化。之前在跟一個朋友聊天的時候,他說笑說台灣的政治人物,推行政策的說明最好都不要超過十個字,像「讓台灣加入聯合國」就是對台灣人非常有效的口號,除了很容易理解外,有什麼會比台灣能加入聯合國,被國際認同更重要呢?只是,到底有沒有說過要怎樣才能加入聯合國,或是有沒有什麼實質的方案?好像從來都沒有聽過。因為加入聯合國並不是簡單的事(這陳總統說得沒錯),所以陳總統選擇什麼都不跟你講,反正講了你也沒興趣知道。同樣的,在公路上遊盪的狗的故比較容易理解,還是錯綜複雜的中東局勢比較容易帶動觀眾的情緒,引起觀眾的興趣呢?

不管如何,這次事件讓更多人正視台灣媒體的問題,或許一時之間並不會有很大的改變,不過可以讓我們更仔細的觀察,甚至去思考這個問題。如果你有想要認真思考這個問題,可以看看這裡這裡

最後,這裡有個小小的趣聞,是大家都認為學生不可能做出什麼東西來嗎?還是大家都覺得在台灣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其實都是有企圖的政治操弄?

參考資料: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