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家鄉的味道


小瀅最近出差到廣州工廠,連續三天都加班到十點,吃了三天工廠便當,三天都說便當不好吃。本來今天她們PM說要帶他們出去吃一頓好的,但是加班一直加到十一點都還沒下班,想必也只能吃便當了。還好在出發前我有塞給她一些小點心跟零食,讓她可以晚上在房間吃。

其實她出差這事讓我想到我剛來台灣的時候,我記得剛到台灣的那幾天,因為人生路不熟,學校又好死不死在山上,剛到台灣又還沒有買機車(我居然就沒有機車的撐過了半年有多),下山的校車班次又很少,最晚的那一班好像又是八點多,所以很自然,頭幾天都只能在校區裡活動。那時候學校裡沒有什麼可以吃的,只有一間中餐廳跟一間小福利社。7-11好像是我大二還是大三的時候才有的,對我這種宅男來說,基本上只要有了7-11,就算學校沒有其他餐廳,還是可以活得很好,但是那時候學校裡沒有7-11。所謂中餐廳,就是每一所學校都有那種像自助餐的餐廳,除了聽過少數幾間學校如台科大的餐廳是可接受的以外(還有不少台大學生跑過去吃),很少有學生不會說自己學校的中餐聽難吃,我就是有很長一段時間只能在中餐廳跟小福利社的黑輪之間做選擇。有時候也會跟著學長的機車山下找一些吃的,只是學生能吃得起的店都不會太好吃,而且在埔里也沒有什麼精緻的店家可以選擇(印象中,九二一後因為重建反而多了一些比較精緻的餐廳)。所以當我在台灣待了半年,回家後我老媽問我台灣的東西好不好吃時,我很肯定的說了一句:「台灣的東西很難吃。」

之後活動範圍從擴展到台中台北,雖然已經不會覺得台灣的東西很難吃(因為已經不再吃中餐廳了),但是還是覺得台灣的餐廳實在是很隨隨便便就可以拿東西出來賣,就說最常看到的自助餐來說,我一直都搞不懂為什麼台灣人可以忍受吃一些煮好後然後放到涼的菜,是因為他便宜嗎?大部份自助餐可不便宜,若以70元一餐來說,約18元港幣,在港澳已經可以吃很不錯的燒臘飯了,若你補個兩三元港幣,約15元台幣,就已經可以吃熱炒了,不是隨便炒個飯那種,是像乾炒牛河,楊州炒飯,生炒牛肉飯那種有飯又有料,而且是熱喇喇,香噴噴,你家裡炒不出來的廚房師父菜。另一種令人想不透的是牛肉麵店,第一次來台灣時覺得很神奇,開那麼大一間店,你就只賣一樣東西,而那唯一一樣東西卻真的很不怎麼樣,但是那些店卻可以萬年不倒,所以我都會想,我覺得不好吃,應該是只是口味不合的問題。

直到有一次跟一個室友下去台南,他帶我去吃台南的食店,從此以後,我沒有再說過台灣的東西難吃,他帶我去吃了各式各樣的東西,同樣一道菜,就是比中北部的好吃,我還記得那碗鱔魚麵,我吃完一碗還想再吃第二碗。像肉圓跟豆花那種小吃,或是一個簡單的排骨飯,台南的也比台中北的好吃太多了!原來台灣也有那麼好吃的東西,我還記得我那老家在台南市的室友曾經說過:「你吃過台南的東西後,都覺得中北部的東西實在是很難吃。」原來我也有知音人啊,有人跟我一樣覺得中北部東西不好吃!

時至今天,我已經不會覺得台灣東西不好吃了,因為,我已經不是那個窮得要死的死學生,可以花點錢吃點好吃的東西。我也知道怎樣可以找到好吃的店。不過更重要的是,我想我已經適應了台灣的口味了,所以我可以跟台灣人一樣嘗出同樣的味道(或許還是有點差異)。不過我還是很記得那種剛到異鄉的感覺,那種你不管吃什麼,你都覺得沒有那麼好吃的感覺,這種時候你最需要一些在你老家可以買得到的零食跟小點心(如果是泡麵也可以,港澳僑生很喜歡帶一堆一堆「出前一丁」跟「公仔麵」過來台灣,不過我是很懶的人所以沒有帶),所以,我塞了一些小點心跟零食給小瀅,我想她會感激我的。



後記
我想廣東人本來就很看重「飲食」的文化,對於吃比較講究,而且那是很平民化的,你不用去到很高級的茶樓才能要求好菜,那是一種你我都可以要求一道好菜的文化。我記得我半年前回去澳門跟我家人出去吃東西,我有點忘了那時候是吃什麼了,只記得那道菜一端上來,我那個在澳門待了半輩子,吃習慣家裡好料好菜的老爸,夾起來吃了一塊後,就說了那道菜的味道還欠一點什麼。然後我那個在台灣只待了四年,一唸完書就趕快跑回來享受老媽照顧的小弟,試了一口後也說出了同樣的話。而我這個在台灣待了八年,交了個台灣女朋友的人,跟我那個在台灣待了六年,交了個客家女朋友的大弟,其實都吃不太出來那道菜到底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