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隨著媒體起舞



在網路上看到越來越多表達對台灣媒體不滿的文章,看來有不少人都認為現在的媒體充滿了問題。但這是一個很大的難題,光是要了解為什麼會這樣,已經很困難,更不要說去解決他。既然解不了,我們只好思考一下,在這種媒體環境下,我們應如何與媒體相處。

病在哪裡

既然要跟媒體相處,要先了解媒體的問題在哪裡。一般而言,主流媒體的問題有幾個,第一是新聞選材的問題,不管是報導國內還是國外的事件,台灣的新聞大約就是這三種:瑣碎的口沫橫飛的政治新聞,刺激的姦殺擄掠的社會新聞,還有大量的低智商「雜碎」新聞(註 1),內容混亂且單調。另一個問題是記者的素養不足,也不習慣求証,導致報導內容常常出現不合常理或與事實不符的情況,這是資訊是否正確的問題。第三種情況我認為是比較嚴重的,就是處理、面對與理解社會事件的方式。台灣大部份媒體習慣以情緒性,具有預設立場的方式來面對新聞事件。換言之,記者會以一種讓觀眾覺得「這人很可憐」、「這人很可惡」之類的方式來引導觀眾投入事件,讓觀眾(多是在不自覺的情況下)產生情緒,就像我們在看小說時,會把自己投射到小說裡的角色一樣。但是新聞跟小說的功用不同,新聞應要讓我們了解社會事件,過份投入新聞角色會讓我們沒有辦法以一定的高度來審視與理解事件的內容。前陣子的「襲胸十秒」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觀眾太投入角色,過於情緒化,跟著媒體一起叫罵,以致應被關注的焦點被模糊掉。(註2)

為什麼生病

從以上可以看出,台灣媒體不論在於題材呈現的廣度、探討事件的深度及表達內容的精確度都有或多或少的問題。一般都認為為了迎合觀眾的口味是問題產生的主因。目前台灣大部份的新聞台都是私營新聞台,對他們來說,收視率就是一切,他們只是在做觀眾愛看的節目。網路上雖然有很多人不滿現在的電視新聞,但從現況看來,不滿的人還是不多,以致電視媒體還是沒有需要做什麼改變,不可否認,大部份人都還是喜歡看那些劇情刺激,每天高潮疊起的新聞連續劇。除了為了迎合觀眾口味,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記者的素質本身也有問題。

曾經有個年青記者,因為知道我是港澳人,就跟我說:「台灣的新聞是誇張,但是香港的新聞是非常誇張。」那時候我還不了解台灣媒體,沒什麼想法,後來比較了解,我才覺得那記者對國外新聞業可能不是很清楚。雖然香港的八卦新聞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誇張,但是他們一般的電視新聞可是有非常高的水準,報導中立,精準扼要,也不拖泥帶水,看半小時就能掌握大部份的社會事件,台灣的主流新聞台與之比較,如同地方媒體比國家媒體,新聞工作者素質有待加強,另也因為台灣主流媒體風貌已存在一定時間,現在新聞系畢業生對於新聞的認知會否受到影響也有待觀察。

如何自處

既然知道新聞媒體如此不可信任,作為一般大眾的我們要怎辦?有些人認為媒體要改變,但這方法應該是不太可行,他們是私營新聞台,只要觀眾愛看,他們其實沒有什麼改變的理由。

或許我們可以從改變自己習慣開始,我們沒有必要完全拒看主流媒體,但既然已經知道他們的問題,我們就可以以更抽離,更高的視線來看待這些新聞。這些主流媒體的報導,看了當然會讓人一肚子火,不過如果能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則可成為觀察主流話題的管道,生活在這個社會,當然要了解現在的社會動向,而且在觀察的過程,我們可以用我們的經驗對新聞內容做修正(例如從五十幾台到六十台的那些新聞跟新聞節目,大多看完都還是要上網求證)。如果覺得這樣看新聞太累,也可以找一些自己認為比較妥當的媒體,例如網路上就有人提到,公視的新聞還不錯。又或可以以報紙新聞作為主要的新聞來源,例如蘋果或中時,而且對於比較不感興趣的標題,看報紙只要跳過就好,不用像電視新聞,需要一邊等他播完,一邊忍受主播的情緒性發言。若對國際新聞而且外語能力不錯的,可以到國外的新聞網站,或是閱讀國外媒體的雜誌,一來可了解世界時事,二來可以練習外語。

要媒體改變最有效的方法,是觀眾口味的改變,但這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辦得到的。我們只能告訴身邊的人,有方法獲得質量更好的資訊,或面對某新聞事件時,可以告訴他們另一個面向。最重要的是,對於我們的下一代或是年青人,要跟他們說,這種新聞只是一種娛樂(綜藝節目),至少我不希望以後自己的小孩,會認為這是理解事物的正確方法(我有個朋友甚至說他以後家裡不要裝電視),對自己不想要的東西,拒絕是最有力的方法。

後記

看到台灣人只能看這種電視新聞蠻痛心的,有些朋友學歷也很高,但是也會跟隨著新聞的內容漫罵,浪費了多少年青人的時間與精神及學習的機會。媒體打著正義使者的旗幟,以偏激的方式對待所有社會事件,既目中無人,又自以為是,在多元社會樹立黨同戈異的壞榜樣,於法治社會示範野蠻無理的群眾暴力。雖然看這個部落格就只有幾個朋友而已,不過還是希望看到這文章的朋友能在被媒體煽動前,先理解新聞本身的內容,再來評斷事情的對錯,能分析思考,如此才不會盲目的隨著媒體起舞。




註1:引自《台灣人電視中毒嚴重,必須強制勒戒》
註2:襲胸事件在網路上已經有很多討論,有興趣的可以google一下。此事媒體跟婦女團體應記一過,與其抓著一個莫名奇妙的點一直爭論,不如好好宣導「性騷擾防制法」(告訴乃論)的存在,一來讓婦女同胞們知道自己有被保障,再來讓壞人知道他們的行為有可能被制裁,從而減少罪案的發生。就是因為媒體希望讓話題更聳動,所以犧牲了讓大眾知道的權利與能力。

參考資料: